资讯 新闻 正文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
2020-06-17 16:00:02

转移 ETH 并不是以太坊的主要用例,套利才是目前以太坊网络中真正存在的用例。

撰文:LeftOfCenter

链上数据分析服务 Glassnode 发布一份报告,针对以太坊网络中不同交易类别产生的费用进行分析发现,从创立以来,ETH 作为纯支付用例的活动越来越少,截至 2020 年 5 月,纯粹用于支付的网络交易占总量的 34.2%,与之对比,由此产生的交易费则更低,占只总额的 10.7%。这意味着,用户之间的纯转移 ETH 并不是以太坊的主要用例。

那么以太坊网络的主要用途是什么?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换句话说,以太坊目前来说真正有机用例是什么?

一些核心发现:

  • 交易费类别分布中,截至 2020 年,消耗交易费的第一大用例为(ERC20 和 ERC721 之外)的其他合约调用,约占 52.4%,第二大用例则是 USDT,占 20%,之后是 ERC20 合约调用,占 12.6%,而转移 ETH 的 EOA 位居第四,为 11.5%。

  • 以太坊上稳定币的用例出现大幅增长,这一发展主要由 USDT 驱动。根据该报告的分析,自 2019 年以来,以太坊上稳定币的用例出现大幅增长,这一发展主要是由 USDT 驱动的,自 2019 年 8 月以来,USDT 交易量超过 ETH 的转移量,且差额日趋增大。以太坊上** 79.1%的稳定币交易量通过 USDT 结算,而在 USDT 产生的交易费的占比则表现得更加极端,占稳定币总交易费的 92.8%**。

  • 套利是目前以太坊网络中真正存在的用例。根据 Flipside Crypto 发布的报告分析,USDT 交易量和交易费的增长可能是由套利行为所致,也就是说,套利是目前以太坊网络中真正存在的用例,这些套利者倾向于设置更高的 Gas 费用以获得更大套利机会导致 USDT 产生了大量交易费。

  • 在其他合约类别,消耗费用位居榜首的为庞氏骗局 MMM BSC。Glassnode 分析发现,在 ERC20 和 ERC721 之外的其他合约类别中,消耗费用位居榜首的为庞氏骗局 MMM BSC,该合约在 2019 年 1 月到 5 月期间产生的大量交易费,该项目的钱包目前持有 400 万美元的 PAX,占已发行 PAX 总量的 1.6%。

  • 由此看来,以太坊网络中新兴崛起的用例为套利和资金盘。这些数据证明了以太坊正在出现真正用例,虽然这些用例并不是人们预先期望的那样,成为一种支付工具,但不可否认,这些活动是由市场需求驱动,而非人造刷单所致,这也是加密行业一直以来坚持的价值。

  • 以套利为例,表面上看和我们期待的用例完全不同,对以太坊生态系统没有贡献,但实际上,套利者其实是有利于加深市场流动性、促使价格稳定的。

  • 但另一方面,套利者同样也带来了危害,会挤占以太坊珍贵的公共共识资源。特别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 ETH 2.0 和二层扩容解决方案无法完全发挥效能的前提下,以太坊的付费市场会倾向于为资本充足的交易者提供优先权,这就会牺牲更多其他链上应用,特别会阻碍那些金融应用之外的其他新生应用(比如 Web3 的应用)的发展。

面对这些发现,我们需要思考的是,目前真正发生的这些用例,到底哪些是有用且有价值的用例,哪些不是,以及我们在知道这些问题后要如何解决它们。

以下是链闻对这篇 Glassnode 分析报告的编译:

从创立以来,以太坊网络被越来越少用于外部账户 EOA 之间进行 ETH 转账,也就是作为一个简单支付系统的用例逐渐减少

注:外部账户 EOA:一般是属于个人或者用户的账户,被私钥控制没有任何代码与之相关 .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1 –用于在外部账户 EOA 之间进行 ETH 转账的交易百分比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2 –用于在外部账户 EOA 之间进行 ETH 转账的费用百分比。

截至 2020 年 5 月,超过三分之一(34.2%)的网络交易用于在外部账户 EOA 之间转移 ETH,与之对比,用于外部账户EOA 之间转移 ETH 的网络交易费用占只总额的 10.7%

这些数字表明,用户之间的纯 ETH 转移并不是以太坊的主要用例。

那么以太坊网络的主要用途是什么?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换句话说,以太坊目前来说真正有机用例是什么?

交易费的分布

本分析中将基于以下不同交易类别

  • ETH (EOA)—将 ETH 转移到 EOA 的交易
  • ETH (EOA, 0)—将零数量的 ETH 转移到 EOA 的交易
  • USDT—转移 USDT 的交易
  • USDT 之外的其他稳定币交易 —转移 USDT 以外的其他稳定币的交易,其中包括:PAX,USDC,BUSD,HUSD,DAI,SAI,sUSD,EURS,USDK,GUSD
  • ERC20 —调用 ERC20 合约的交易
  • ERC721 —调用 ERC721 合约的交易
  • 其他合约 —ERC20 和 ERC721 之外的其他所有合约调用

图 3 显示了以上各个类别产生的费用随时间的相对分布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3 –以太坊网络中费用的相对分布。

到 2020 年,有一半以上(约为 52.4%)的费用产生于ERC20 和 ERC721 之外的其他合约调用,第二大用例则是 USDT,该类别产生费用从 2019 年初的几乎为零增加到目前的近20%。ERC20 合约调用产生费用占比为 12.6%,EOA 之间的 ETH 转移为 11.5%。

之后依次为:零数量 ETH 转移到 EOA 的交易(1.9%),其他稳定币交易(1.4%)和 ERC721 合约调用(0.8%)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4 – 2020 年 1 月至 2020 年 5 月以太坊费用的相对分布。

合约费用:DeFi,游戏,代币和资金盘

由于所有合约(ERC20 加上其他合约)调用产生的费用占以太坊网络中费用的65%,因此有必要仔细研究一下以了解这些费用的详细支出。

图 5 显示了在 2020 年目前为止消耗费用靠前的其他(非 ERC20 也非 ERC721)合约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5 – 2020 年产生费用最多的非 ERC20 和非 ERC721 合约。

排在榜首的是资金盘项目 MMM 的合约

图片 : https://uploader.shimo.im/f/xdAlYbrLLmJK5Y1O.png

值得一提的是,CoinDesk 专栏记者 J.P Koning 曾撰文 指出,很大一部分 PAX 代币被用于可疑的庞氏骗局(MMM 区块链智能合约(MMM BSC))。这个庞氏骗局的钱包一度拥有高达价值 730 万美元 PAX 的余额,目前为 400 万美元左右,占已发行 PAX 总量的 1.6%,在现有 77,500 个 PAX 钱包中,3M BSC 的钱包是 PAX 第 9 大持有者。除币安和火币等大型交易所和 Paxos 内部钱包外,3M BSC 是 Paxo 第三大持有钱包。根据 Etherescan 数据,上个月,PAX 标准代币合约每天大约处理 25,000 笔转账,其中有 5,000 笔属于 3M BSC。

此外,其他合约的主要用例是:

  • DeFi(Kyber,IDEX,OASIS DEX,1inch Exchange,dYdX,Nest 协议),
  • 游戏(Forsage.io,Million.money,Easy Club,Dice2Win)
  • 代币(POCC,WENI,Tellor)。

如图 6 所示,2020 年消耗费用最多的 ERC20 代币(不含 USDT)中,位居榜首的为 WUC,SNX,LCS,LINK 和 BAT。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6 – 2020 年消耗费用最多的 ERC20 合约排名

以 USDT 为首的稳定币的兴起

自 2019 年以来,以太坊上稳定币的用例出现大幅增长,这一发展主要是由 USDT 驱动的。

图 7 显示稳定币交易量的增长,如下图所示,自 2019 年 8 月以来,每月在以太坊网络中转移的 USDT 交易已超过 ETH 的转移量,且差额日趋增大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7 –每月以太坊链上交易量。

总体而言,以太坊网络中所有稳定币的交易量已于一年前超过 ETH 的链上交易量,目前前者已高出后者 5 倍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8 – ETH 链上交易量 [以 USD 计价] 与所有稳定币交易量的比率。

作为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占主导地位的稳定币,USDT 傲居群首。

自 2019 年中期以来,USDT 几乎没有竞争对手:2020 年 5 月,以太坊上 79.1%的稳定币交易量通过 USDT 结算,其次是 USDC (8.9%),BUSD (5.0%),DAI (3.2%),PAX (2.6 %),HUSD (2.5%),其他的稳定币所占比例不到 1%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9 –以太坊网络中稳定币链上交易量的相对分布。

以太坊交易费上稳定币 Tether的主导地位则表现得更加极端,在 2020 年 5 月,以太坊网络中稳定币交易产生的所有费用中有 92.8%用于 USDT 转移,其次是 PAX (3.2%),USDC ( 2.6%)和 DAI (0.8%)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10 –以太坊网络中稳定币费用的相对分布。

一个可能的原因是,USDT 的波动性驱使套利者设置更高的 Gas 费用以获得更大套利机会所致。

此前,链闻曾报道,Flipside Crypto 发布报告,分析以太坊区块链上 Tether (USDT)的活跃供应量后发现,大部分 ERC20 USDT 都被用于币安、火币和 Bitfinex 三个交易所之间的套利投机目的。

在实际操作中,套利者不会直接将代币从一个交易所发送到另一个交易所,而是先将 USDT 代币取出到自己的钱包里,然后再发送到另一家交易所进行套利。该报告推测,这可能是由于套利者希望控制交易的速度。换句话说,这样用户可以选择支付比交易所默认设置更高的 Gas 费用,以加快转让,从而可抢在其他交易者前面对 USDT 进行套利。

也就是说,套利行为有可能导致 ERC20 USDT 转账交易大大多于其他 ERC20 代币,且由于套利者可自行设定费用,因此导致该稳定币占据了更大份额的 gas 消耗量。

零值 ETH 交易

多年来,以太坊网络中一直存在一种不容忽视的产生费用的交易类型,即发送零 ETH 到 EOA 账户的交易。

实际上,当我们查看每个类别的平均费用时,我们发现这些交易是迄今为止最昂贵的。

以太坊网络的用户主要在为什么付费?
图 11 –平均交易成本 [单位:USD]。

当然,我们可以理解调用智能合约时通常会进行零 ETH 的交易,但无法理解的是,为什么有人会向外部 EOA 账户发起零 ETH 转移的交易呢?

可能的解释是:

  • 地址所有权证明
  • 矿工慈善
  • 洗钱
  • 取消交易

以上这些解释中,地址所有权证明不需要高额费用,此外,存在很多直接的方法向矿工捐款,洗钱的解释可能牵强。

最后可能的是,这些交易是用于取消先前的交易,为矿工支付更高的费用以优先处理自己的交易,并使先前的(可能是高价值的)交易无效。另一个可能则是,在网络使用率较高时(同时会产生网络拥堵)和 / 或 gas 费价格波动较大时这些交易取消操作发生频繁。

来源链接:insights.glassnod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