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财经 / 正文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
前段时间,二更微博发布了黑龙江漠河一个小店的视频,视频中有个字引起了网友们的讨论。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■你能看出小黑板中哪个字和现在的写法不一样吗?

有人评论说:欢迎光临的“临”字写错了,写成了“监”。


但你知道吗?

其实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项汉字简化方案,即“二简制”。或许你现在还能看到有些餐馆的“餐”写作“歺”,如快歺、歺厅、西歺,有些图书馆馆藏书的刻章还写的是“芷书章”,“芷”即是“藏”的二简字。

知道二简字的人,估计已经迈入40岁了。别说00后,90后和部分80后大概也看不懂二简字。


同样的,你知道“供销社”这一词吗?在黑龙江漠河有一家最北供销社,老掌柜丛秉武守了四十年。每年冬天,这里都有零下四十多度,即便天气再冷,这间屋子也始终是热闹的。




初代购物天堂:

00后小伙伴一定没有去过!


提起“供销社”,很多习惯了网购的90后、00后小伙伴都会一脸茫然。那时的供销社是儿时的“购物天堂”,是方圆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内唯一的商品供应处。除了生活用品,还有搅着玩的糖稀、满地煽的pià ji、几毛钱的零食……
在计划经济时代,大家购物的主要场所就是供销社,一间面积不大的屋子,居然网罗着生活在那个年代所需要的一切物品。随着社会发展,供销社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,商品分门别类,商铺超市更是随处可见。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这家被误以为写错字的、看起来像超市的店,就是一家供销社。它静静伫立在最北边的漠河,1977年开始使用,营业至今,仍然保留着老供销社的“原汁原味”。
老掌柜丛秉武是当时供销社的一名职工,2002年转制出资盘下了这个门面,一经营就是四十年。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
每天早上供销社开门,村里的这些大爷们都会陆续来到这,在供销社坐上小半天,聊着天南海北数不清的话题。
丛秉武说:“我们小的时候,需要什么东西都得上这儿来买,计划经济那阵儿,就是你手里有钱你也买不着东西。”丛掌柜小心翼翼地拿出了当年的粮票、糖票、布票……小小的收藏盒,里面装着的是整个时代的“生活”。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  ■关于供销社那些有时代感的物件儿(向左滑动查看更多)
北极村供销社的置货架、装饰画、秤、柜台……全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留下来的。在那个车马慢、路途远的过去,北极村供销社需要从单程五百多公里外的呼玛进货,那时丛秉武开着大货车,用四五天的时间往返,才拉回一次货。
这段路上人迹罕至,刮大风下暴雪更是经常发生的事儿,路上一大片白茫茫,一个脚印、车辙都没有……这样艰辛的岁月,如今也熬过来了。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丛掌柜夫妻俩有三个孩子,女儿在青岛,两个儿子在北京。孩子们都非常孝顺,希望父母能去青岛或北京,享受晚年生活。可故土难离,丛掌柜和妻子不舍得离开这片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土地。

关于最北供销社的记忆:

“到了北极村我就成了孩子”

关于最北供销社,@wuyu8893回忆道:“供销社在北极村镇中心十字街旁,离最北邮局几百米,里面的东西也不是以游客为主,日常生活用品东西多。”

有些朋友和我们分享了他们在最北供销社以及北极村的故事,无一例外都是温暖和快乐的记忆:

@77

还记得那个勇敢的我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哇,当时路过但没有进去过。
我在对面的最北邮局给喜欢的女生寄了一张明信片。不过也没然后了,但我永远记得那个勇敢表达喜欢的自己。

@长触角的太阳

我记得天真的很冷,但人真的很暖

我还陪着阿姨跳过广场舞,
那里的天很冷,人很暖。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,这个地方总让人心里暖呼呼。

@西红柿

去年的圣诞,真让人开心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去年在北极村的圣诞老人之家,度过一个非常开心的圣诞耶。
过几天又到圣诞夜了,
好想念那群可爱的小伙伴。

@星辰大海🌟

到了北极村我就是孩子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阿姨跟我说她有糖尿病。

叔叔从来不让她吃糖,

她也从来不让叔叔抽烟。

所以我们去的时候,

阿姨把大把的糖塞给我们,

说:“这里只有你们是孩子,

你们孩子爱吃糖,我老伴不让吃。”


关于供销社的故事:
“那时太穷了,一分钱的糖都买不起”

微博粉丝@莪是妳的蔣先森说:“记忆中的供销社,差点看哭了。"

@千岛湖的老琴爹留言说:“我奶奶喜欢管超市叫供销社。”
@大海小威则回忆说:“哈哈,真好。我小时候村里也有个供销社,可是太穷了,一分钱的糖都买不起啊!"
关于供销社,你又有哪些记忆呢?

@快罗滴小挠抚

我是供销社长大的孩子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我对供销社很熟悉很亲切,

我外公外婆都是县供销社的,

父亲也是在供销社工作,

我的妈妈也在供销社工作过,

我也是在供销社的单位大院长大的!

@弥弥乐乐

"合社“是我小时候的记忆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小时候我家那块,

叫供销合作社还是合作供销社来的,

大人们简称“合社”。

打招呼都是,

带着孙子去哪呀?去趟合社,

拿着布票糖票鸡蛋票去。

@你可真是个小黄车

真想回到小时候的外婆家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小时候回外婆家,

每次最喜欢逛供销社,

昏暗的灯光,狭窄的小店,

还有很多外面买不到,

都是村里人自己做的小食品。


“无粮票没饭吃,无布票没衣穿”的日子已成为过去,过去的那些,成了那一代人的回忆,成了新一代人的怀旧。

那些曾陪伴一代代人成长、提供娱乐的物件儿,也许会被时代淘汰,但有些记忆却不会被时光“淘汰”。

不是什么直播间,这才是初代购物天堂:00后一定没去过!

撰文/张伟旭、qiqi

设计/蒙蒙、张阔 运营/项18

点亮“在看”

有些记忆不会被时光“淘汰”↓↓